上海久睿包装有限公司 86-21-51085217

为什么在这个社会中会有人要虐待动物?动物做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4-25 07:12

这个世界,万物是平等的,每一个生灵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力。即使你想要达到某种目的,有权让它死,也要给它足够的尊严,毕竟人站在食物链顶端。

可你让一只狗生不如死,我必然骂你。如果你是一个小孩,出于恶作剧,这个骂名只能落到你家大人的头上。养子不教,终将危害社会。

那天听到哀嚎声的时候,我正在河滩捡石头。沿着车辙一路下去。就能看见一个偌大的天坑,面积有十几亩大,几十丈深。走下去,能看见河床断面那裸露的肌肤。上面是一层薄薄的黄土,往下一层是两三米厚的沙层,中间一层是混合着沙子的鹅卵石,再往下又是两三米的沙层,整片的河床像被手术刀切开。

细腻的沙层泛着刺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这样下去,为了贪欲,采沙贼能掏空整个世界。如果这条河是一位女人,被割开的肌肤,被掏空的身体,一定会让她疼痛不已。平整的河道原本是美的,沙滩上覆盖着绿的草,青草上点缀细碎的花朵。

人需要一块净土,把自己打开,呼吸新鲜的空气,听涔涔的流水,看那些星星一样的花朵,在绿草中飘摇,在绿草中荡漾,又像翩翩起舞的蝴蝶,在草丛中上下翻飞;又像曲谱上跳动的音符,奏响自然的和谐。一条河滋养一方人,人却为了自个的利益,反过来要征服它,破坏它,摧毁它。

最后还不得埋在这块曾经被自己亲手污染、破坏、征服的土地上。很多人总也想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只在乎眼前,只要能把腰包装满。在他们眼里,河道就是一块肥美的大餐,白花花的钞票才是他们眼中的风景。他们看不到自然之美,体会不到大地的呼吸,根本享受不到自然的馈赠。

很多人即使站在花丛中,站在美景里,他们的眼里和心里,也仅留下两种东西,货和款。他们一辈子都在用钞票为自己浇筑一个水泥钢筋的坚固牢房,他们体会不到花朵的娇艳、感受不到轻的风、舒缓的云、鸟的歌唱、河水的鸣奏,他们从未把脚掌埋在沙堆,体会沙土的温度,他们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听说这条河已经流淌了几万年,河床下深埋不少宝贝。宝贝只有懂宝的人眼里才是宝贝,而在偷沙贼的眼里,依然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周末捡石头,就成了众多兴趣之中,最惬意的一种方式。走进自然,靠近河水,让灵魂在清澈的河水中被洗涤、被浸润、被浇灌。面对自然,面对流动的河水,那一刻自我是饱满的,是纯粹的,是清晰的,也是真正的,犹如自己就是天子骄子。人、河、滩头和头顶上的晴空是相通的。

它蹲在一堆乱石中,如果不是那如涕如诉的声音,如果不是那晃动的小脑袋,很难发现它。它见人不跑,眼睛却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不知道是因为我无意的闯入,打破它平静的生活。还是他可怜的哀嚎声,让我心生怜悯。

我分明听到它因为痛苦发出的幽怨。一只狗,在河滩的砂石堆中落单,会让人忍不住猜疑,它怎么会在这里?它怎么了?它有什么难言之隐?和一只动物对视,让我无比自卑。它的小眼睛像清澈的河水,上下转动,没有半点恶意。我想再走近一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它似乎感到某种威胁,两只前腿撑起身体,但后半身连通两只后腿却不听使唤,无力地耷拉在身后。它用两只前腿拖着沉甸甸的身体,缓慢的像河边的草丛爬去,一边爬一边继续哀嚎。似乎在告诉我,不要靠近它。

我清楚地看见,它的脊椎是断的,它拉在地上的一只后腿,露出白惨惨的肌肉和断裂的骨茬,分明是遭受某个人的袭击。可它依然坚强而卑微地活着,用它的哀嚎声诉说着所有的不幸。最后,它终于把自己狼狈的身体藏在浓密的草丛,从我的视线消失。

我心里骂了句:“狗日的,下手也太重了。就是一只狗,它和你能有多大仇?搞的它生不如死。”的确,这几年无论是流浪狗,还是流浪猫,突然多起来。它们大都结伴而行,每每和人相遇,都会远远避开。它们并没有因为遗弃,而对人表示出敌意,而把自己活成了一道自由的风景。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养猫养狗,不是我缺少爱心,而是不愿看到与动物之间的生离死别。小时候养过几只狗,它们对人忠诚,没有一只离家出走,最后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不慎死去,亲眼看着它们死去,会让人痛彻心扉。

当然,我从不给自己贴上好人的标签。小时候因为家里穷,也打过鸟,抓过青蛙,还亲手处决一只自己养的狗。不知道什么原因,它两岁左右的时候,见人就咬,连自家人也咬,像是发了疯。怕惹出什么事,最后和同学亲手处决了它,但给它足够的尊严,几乎没让它受什么疼痛。

现在让我干那样的事情,再也下不了手。人活到四十多岁,似乎连内心也变得柔软起来。虽然我不喜欢养小动物,但我知道,每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纯属偶然,也都有自己的位置。如果它们不攻击人,能和睦相处最好。

我一边想着那只可怜的狗,一边在沙坑里捡石头。春天的太阳直射大地,沙子明晃晃的、河水明晃晃的,就连呼啸而过的飞机也明晃晃的。但风是柔和的,像一只悄无声息的手,帮我擦去汗水。不一会儿,手中的袋子就已经沉甸甸的,捡石头带来的喜悦,暂时冲淡我对那只狗的怜悯。

转了好几圈,又绕到刚才的低洼地带。那是一个巨大沙坑,被水覆盖,沙坑有一半被水草包围,沙坑的水面,一圈圈涟漪向岸边扩散。那被沙堆遮蔽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扑腾着。我疾步走向水边,想看个究竟。

又看见那只小狗,它一脸的可怜相,正在用两只前爪奋力扒住岸边,身体的后半部分沉在水中。它想要爬上岸来,但松散的砂石,在它的扒拉下纷纷落入水中。它看见我,呜呜呜呜地叫着,眼里露出无辜的神情。

我从岸边捡来一段废弃的尼龙绳,绕了个半圆,在一端打了个结,荡过去套在它的头上,想把它拽回到岸边。当它两只前爪能紧紧地抠住泥土,那条绳索却从它的头上脱落。它用尽所有的力气,但依然无法爬上岸。

我有点不知所措,想用双手抠住它的头,直接把它拖到岸上,又怕它会咬我的手。在它快要掉到水里的那一刻,我本能地伸出双手,握住它的头,终于把它拖到岸上。它抖了抖浸湿的身体,蒙昧的看着我,似乎在问,为什么要救它。

当我去河边洗手的时候,它再次拖着几近残废的后半身,艰难地向远处移动。一边走,一边还回过头看我。我明白,它在用它的方式表达谢意。动物与人的情感是相通的,显然残忍的杀生和侵害,让狗这个灵性的物种,正在远离我们的视线。

我再有爱心,也不能把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狗带回家。就像它明白我的同情,也感谢我的救助,却没指望我接纳它,而最终选择逃离。一只狗的生命是卑微的,难道主宰世界的人,就一定高级?一定具有某种特权?

虽然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如果你为了生存,需要杀生,也请尊重它们,选择有尊严的死法。如果不是,请别残害它们,生命对每个动物只有一次。人有人的世界,动物有动物的世界,既然不能给它们什么,请别打扰它们的生活,让它们有尊严地活着、或者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