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久睿包装有限公司 86-21-51085217

涉嫌性侵养女的美籍华人,终究还是逃脱了法律

作者:admin 时间:2020-08-04 15:16

这个精通中国法律的47岁中年男人,从他在网络上发布消息招募「养女」开始,就完美避开了法律意义上的收养关系,也跳脱了性侵14周岁以下幼女的定性。

按照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二者年龄差距必须在40周岁及以上。他精心计算过,2015年年底,等到小女孩刚满14岁的时候,他不到44岁,双方根本不满足法律意义上的收养关系,更没有白纸黑字签下收养合同。

按照我国《刑法》,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然而,他第一次和女孩发生关系时,对方已经年满14周岁,刚好低空飞过我国法律规定的「性同意年龄」。

我们退而求其次,找出来了2013年10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颁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对已满14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然而,在他和女孩交往的过程中,女孩也并非「完美的受害者人格」,而是陷入了具有受害者特征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和美国电影《洛丽塔》的前半部分情节一样,年满14周岁的女孩,既深度厌恶中年男人对自己身体、思想的侵犯,但是又缺乏独立能力,不得不依附、索取和享受了他的存在。

女孩从2015年认识了鲍毓明之后,能说出托付终身的话,也能想到自杀;她上个月能和鲍甜言蜜语,下个月就痛苦地去报警。

所以,对鲍毓明而言,手中掌握了大量证明二者是情侣关系的证据:包括聊天记录、监控视频、金钱往来。这些,就是他免于中国法律制裁的证据。

即使他确实没有收到中国法律的制裁,我们也能完全理解联合调查组面临的现实困境。他们苦于没有证据,也无法突破现实法律的框架。

2天前的7月19日,司法部面向全国下发《关于在律师队伍中开展违规兼职等行为专项清理活动的通知》:

有的律师丧失中国国籍后仍然执业。特别是北京市泰德律师事务所律师鲍毓明,长期在企业任职,2006年取得美国国籍后隐瞒不报,仍以专职律师身份执业,经媒体报道后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损害律师队伍的形象和声誉。

所以,即使我们不能用落后的中国法律制裁他,道德谴责也无济于事,干脆就诉诸于行政处罚。

首先,他违反了《律师法》等法律法规中,只有中国公民才能在中国以律师执业的规定,所以可以依法收回、注销其律师执业证书。这样他就无法在国内律师行业立足。

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十一条规定,外国人从事与停留居留事由不相符的活动,或者有其他违反中国法律、法规规定,不适宜在中国境内继续停留居留情形的,可以处限期出境。外国人违反本法规定,情节严重,尚不构成犯罪的,公安部可以处以驱逐出境。

美国严厉打击和幼女、少女的性行为的法律,不仅有加州的州法,也有国家层面的联邦法律。无一不是雷霆万钧。

加利福尼亚州的刑法规定(Cal. Penal Code §261.5.),与不满18岁且比自己小超过3岁的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属于法定的强奸行为,可以入罪。「法定强奸罪」的要件是,只看受害人是否低于法律规定的年龄,而不考虑受害者在发生性行为时是否出于自愿。

任何美国公民或美国永久居民进行外国商务旅行或在外国居住(无论是临时还是永久居住)并与他人发生非法性行为的, 依本编判处罚金或30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两者并处。(Any United States citizen or alien admitted for permanent residence who travels in foreign commerce or resides, either temporarily or permanently, in a foreign country, and engages in any illicit sexual conduct with another person shall be fined under this title or imprisoned not more than 30 years, or both.)

该条目下「非法性行为」的定义,同样包括了与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的若干情况,其中就包括了「明知地」与已满12岁但未满16岁、且比被告年幼4岁以上的人发生性行为。

根据2003年布什联邦政府签订的《立即终结对儿童(性)剥削的起诉救济及其他手段法》规定,任何美国公民、绿卡持有者,在境外与18岁以下儿童发生非法性行为,美国政府都有管辖权,且追诉期为30年。

只要证据确凿,无论该女孩「自愿」与否、动机如何、是否「真爱」,他都可被判处最高30年监禁并课罚金。

中美之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并没有签署引渡协议。引渡协议之难,在于判断犯罪行为在两国同时达到了某一标准。更何况,中美并没有引渡协议。

但是,引渡协议是针对已经明确犯罪的嫌疑人的人身转移合作,在鲍毓明侵犯养女案件上,我国司法机关在将其驱逐出境后,完全可以承担单方面为美方提供证据的角色,帮助美国人大义灭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