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久睿包装有限公司 86-21-51085217

频频发生的学生跳楼事件,给家长敲警钟:孩子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9 22:28

2020年6月13日,浙江温岭一油罐车爆炸,目前已造成20人遇难,172人住院治疗,周边建筑物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现场处置等相关工作还在继续,具体损失还在统计。

这一年因为新冠疫情,我们的孩子在家停课不停学,开启网课学习模式。这两三个月,随着疫情的逐步好转,学校复学复课。

4月13日,在河南初三学生迎来正式开学的这天,濮阳清丰县的一小区内,一名初三男生从12楼跳下。

5月6日晚6点,西安一名9岁的小女孩,因为无法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从15楼跳下,自杀身亡。

6月6日,大学开学不久,中北大学的大二学生时某(化名小洋)在参加补考时,被监考老师抓住作弊。监考老师将其试卷收走,不让他继续考试,小洋在考场哭泣了二十分钟左右,随后因为想不开,跳楼自杀身亡。

一个个案例,触目惊心,这几年,缘于一点“小事”自杀的青少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们的孩子怎么都这么容易放弃生命?完全不顾及父母亲人的感受?

问题出在我们的教育上,家长从小只注重孩子的智商教育,以为成绩好了必然能够获得成功,获得了成功就会幸福。

“生命教育”这个概念,最早是由美国学者J.D.Waiters在1968年提出的,当时是为了解决青少年吸毒成瘾的问题。可以说西方的生命教育是基于社会问题而催生的一种社会性的教育方式。

我国的生命教育与西方国家不同,更侧重与人性的发展和完善。台湾生命教育专家孙效智曾说过:

生命教育是用来解决生命的根基问题,也就是“人为何而活?如何生活?如何活出应有的生命?”

现在我们很多孩子,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不珍爱生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跳楼,过得不开心跳楼,被批评了跳楼……以为结束生命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而我们的生命教育作为教育的价值追求,作为真正人道的教育,其目的正是要帮助孩子们更好地理解生命的意义,确立生命尊严的意识,高扬生命的价值,使人们能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我们生活在一个浮躁的时代,整个社会以“应试”教育为目标,教育体系内外的学科教育都已经偏重知识技能而疏于讨论生命的意义。

只有家庭注重孩子的生命教育,学校里开设生命教育的课程,社会上培养生命教育的风气,生命教育才能生根发芽,我们的孩子才能珍惜生命,远离自杀。

社会学中的社会联结理论(Social Bond Theory)认为人的一生都在寻求情感归属、情绪安全;能够让人获得自我肯定和成就感。

而我们现在在青少年的教育中,往往追求培养学生张扬个性,关注自身,这种教育理念本身无可厚非。

但这样教育的后果使得一些学生往往只注重个体自己的感受,而无视他人则偏离了教育的初衷,教育本身就是社会化的过程,就是培养人如何在社会中立足,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与他人链接,需要与他人互动合作。

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在《自杀论》一书中,通过对收集的大量数据分析,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一个社会的凝聚力越高,社会的自杀率越低,反之,一个社会的凝聚力越低,社会的自杀率越高。

我深以为然,现在很多青少年自杀,就是属于利己型自杀,完全无视自己的行为对父母亲人的伤害,只考虑自身的感受。

这需要我们在教育中培养孩子做个有责任心的人,对自己、对家人负责。现在我们的孩子根本无视父母的辛劳付出,一昧索取,缺乏对父母、对社会的责任心。

逆商教育不是现今流行的挫折教育,现今的挫折教育存在一些误区:比如把挫折教育等同于吃苦教育;把挫折教育误认为是痛苦教育;把挫折教育等同于打击教育……

有研究表明这种挫折教育教育出来的孩子,自杀率反而更高。而逆商教育是什么呢?它解决的是我们遇到挫折和失败后该怎么做的问题。

逆商,AQ,简单来说就是当我们面对逆境和挫折时所具备的摆脱困境、绝地反弹的能力。曾经有人说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爱,就是给他挫折,帮助他逆流而上。

逆商教育越早效果越好,青少年时期是培养逆商的最佳时机。逆商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其实就是一个人和自己相处的能力。

但现实却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考试失利,工作受挫,恋爱不顺,婚姻背叛,疾病缠身……人生的这些失意,谁都可能遇到。

那遇到过后我们要怎么面对:消极避世、得过且过?还是用“祸福相倚”的心态积极思维?

巴顿将军说过,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不是看他站到顶峰,而是看他从顶峰跌落之后的反弹能力。敢于逆流而上,才能学会逆流而上。

在时不时的试错过程中,父母虽应提前给予忠告,但更应给予孩子支持,鼓励,帮助他逐步提高纠错的反应速度和纠错能力。

所以,我们家长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千万不能只盯着孩子的成绩,孩子的心理健康教育也要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