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久睿包装有限公司 86-21-51085217

用印度替代中国成为新兴市场:澳洲这条路行得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17 21:51

搜索下载华舆APP(中新社旗下新媒体平台),关注全球华侨华人,浏览世界各国媒体新闻资讯,无需翻译——华舆在“手”,世界尽在掌握!

6月3日,澳印体育教育文化协会(Australia-India Sports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Society)官网新闻称,澳洲和印度正在密切接触,寻求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自2009年以来,澳大利亚和印度一直是战略合作伙伴,在政治,经济和社区合作等方面都有着紧密的联系。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还曾定于今年1月初访问印度,但由于森林大火这一计划被搁置。

本月,两位巨头的会面终于达成: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于2020年6月4日与澳洲总理莫里森举行首次虚拟双边峰会。

据悉,这次峰会的主题,是积极发展印度与太平洋地区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推动两国贸易合作。 按照预期,莫迪和莫里森将围绕着包括教育,技术,农业基础设施,数字健康,重要矿产和制造业等产业领域内的广泛合作。

特别是在自由贸易方面,印度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澳洲农产品及其他产品出口最主要的增量市场。

看来,澳洲似乎有意将印度发展成为可替代中国地位的贸易合作伙伴。莫里森这一举动,反应的是很多澳洲人认为需要减少对中国的经济和市场依赖的观点。

目前,澳大利亚已经与所有东盟国家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印方认为这会大大增加澳印之间达成自由贸易合作的效率。

澳方参加这次虚拟峰会的,还有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 贸易投资部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

据投资部长西蒙介绍:印度留学生的数量在澳大利亚的外国留学生中排名第二,国际游客方面印度游客量排名第七。

上周日,澳总理莫里森还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即将举行澳印度峰会,配图则是一张他喜欢的印度小吃“ Samosas”。

ABC传媒在领英主页分享了峰会消息,并表示谨慎乐观:这是澳洲减少对中国市场依赖的伟大尝试。但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刚开始还是不要期待太多,以免失望也太大。

其实澳洲早已寻求与日本,印度合作机会。澳中企业家俱乐部多位成员2017年12月9日作为澳洲代表应邀飞往印度新德里出席日本,印度及澳洲合办的“全球战略伙伴峰会”。

贸易合作的本质就是供需双方之间的对接合作。中国和澳洲之所以建立起如此深度和广度的合作关系,根本上是因为中国是一个进口大国,而澳洲则是一个出口大国。

从上图来看,澳洲2018-2019年度出口额4702亿澳元,其中最大的出口国是中国,占比达到近三分之一,而印度占比只有4.9%。

澳洲联邦政府聘请曾担任驻印度高级专员的Peter Varghese,对印度的潜力进行更详细的分析。

而2017年澳洲的《外交政策白皮书》(Foreign Policy White Paper)曾计算了从当年到2030年澳大利亚出口购买力的增长情况。结论很明显,中国对澳洲出口产品需求的增长将超过美国、日本、印度和印尼需求的总和,未来中国迅速扩大的中产阶级市场的需求增长将超过世界其他地方。

事实上,不仅是对于澳洲,即使对于很多其他国家来说,中国都是后新冠时代全球最强劲的市场。

日本《日经亚洲评论》6月3日发表题为“在这个病毒肆虐的世界上,中国市场成为最后和最好的希望”的文章。

文章称:丰田中国工厂一名高管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也是我们唯一可以依赖的市场”。

悉尼科技大学(ACRI)教授澳中关系研究所教授詹姆斯·劳伦斯森(James Laurenceson)在接受《澳大利亚人》采访时表示:“将澳大利亚的出口市场从中国转移出去,意味着澳洲要向那些不愿意为澳大利亚企业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支付高价或根本不愿购买澳洲商品和服务的的国家发展。”

早在8年前,澳印双方就开始接触洽谈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然而,漫长的8年里,双方经过了9轮协商,却一直未达成共识。

这个过程中,澳方一直是积极的一方,而印度却一直不太热情。直到2019年年底,这个局面也并未明显改变。

尽管如此,澳洲对印投资在近几年还是在缓慢增长。但是澳洲觉得,这个进度对于减轻澳洲对中国投资的依赖来说,还是太慢了。

然而,印度一半以上的就业与农业有关,而且农业生产和分配效率极低,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愿意开放农业给外资,因为这涉及到本国农民的就业和生计,是一个很难改变的政治现状。

印度的投资门槛出了名的高。深层次原因可能与印度的殖民史和艰辛的建国史有关:对西方资本的不信任,以及对自给自足的不懈追求。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是一个改革派,一直致力于摆脱印度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并积极寻求与西方政府谈判互惠互利的自由贸易协议。

多年的磨合,中澳两国企业主之间早已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性,无论是贸易方式和物流渠道,还是交易规则和结算便利等方面,都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体系。要让企业主们抛弃这些自己驾轻就熟的东西,转而去重新建立一套新的合作体系?

从事跨国贸易多年的商贸专家David Thomas在ABC传媒领英帖子下面的评论也印证了这种担忧:

内容翻译概要:我与中国和印度(以及其他一些地方)都有业务往来,我可以告诉你印度比中国难搞多了。自由贸易协定可不只是拍拍照搞搞仪式这么简单!我们花了多年的时间来培养与中国的关系,要在印度获得同样的吸引力要花费比这更长的时间。在印度所做的相同努力是否会为我们带来同样的结果,这一点要好多年我们才会知道。在与印度建立更长期关系的同时,我们应该修补与中国的关系以便我们能够继续生存。

在接受《澳洲人报》采访时,劳伦斯森教授说:有关澳大利亚还需要减少对中国外国投资的依赖的建议“没有道理”,因为中国仅持有澳大利亚外国投资总额的2%。

还是来看数据:美国占澳大利亚外国投资总额的26%,其次是英国(18%),比利时(9%),日本(6%)和新加坡(3%)。

正如劳伦斯森教授所言:“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确实有很大的单一国家投资风险,但这说的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尽管,自新冠全球爆发以来,澳中关系持续紧张,媒体不断用“冰点”来定性两国之间的关系。但数据是没有情感的,中澳之间不仅拥有多年深耕的贸易合作根基,有天然互补性的合作基础,更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和潜力存在。对于澳洲而言,要改变的不是对中国市场的过于依赖,而是对于出口初级资源的过于依赖。与其整天想着把煤炭和农产品卖给谁更好,不如琢磨一下如何升级产业生态,创建一个多元化的经济形态,才是王道!(原标题:用印度替代中国成为新兴市场:澳洲这条路行得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