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久睿包装有限公司 86-21-51085217

消费金融系列之二|大陆领先一骑绝尘,港台发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4-30 08:27

消费金融是全球个人金融市场的热点,是金融创新的前瞻领域,是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催化剂。消费金融通过提供差异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有效缓解各阶层消费者的流动性约束,满足多样化、多层次的消费需求,从而扩大内需,推动经济发展。比较两岸三地的消费金融市场,科尔尼发现,中国大陆市场规模大、活力足、在产品创新和科技运用上全球领先,而台湾和香港地区市场相对成熟且保守。其中,香港金融体系成熟,监管严格,消费者对传统银行忠诚度高,市场整体缺乏创新活力;台湾地区在经历了“双卡危机”后采取强监管,在有效降低市场风险的同时,也减少了对长尾客群的金融供给,存在缺口。未来,金融科技创新是全球趋势,香港与台湾地区市场在政策的大力推动下,有望逐步转型跟进。

具体来说,三地市场有何异同?未来5年何去何从?本文分上下两篇,将从市场态势、竞争格局、驱动因素和未来趋势四个方面对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市场进行比较分析。上篇将重点比较分析三地消费金融市场的发展态势与竞争格局。下篇将进一步剖析其背后的核心驱动因素,并展望三地市场的未来发展趋势。

2019年中国大陆消费金融市场[1]在贷余额[2]达11.4万亿元,过去5年平均增速高达33%[3]。香港消费金融市场在贷余额达2400亿元,过去5年平均增速为3%。台湾地区消费金融市场在贷余额达2500亿元,过去5年平均增速为3%(图1)。

大陆消费金融市场在经历了过去5年的互联网金融爆发期后,在监管的引导下,正步入规范、理性的发展阶段。随着大陆消费升级不断演进、超前消费理念逐步深化、金融创新持续改善行业供给,预计未来5年消费金融市场将以年均13%的速度稳健增长。香港与台湾地区由于整体经济发展缓慢、监管趋严、金融创新滞后等原因,预计未来5年的增速仍保持在3%左右。

对比三地的消费金融渗透率(渗透率=消费金融在贷余额/社会零售总额),香港高达50%,远高于大陆和台湾地区的28%和24%(图2)。由此表明,香港消费金融市场饱和度高,供给相对充足;而大陆和台湾地区市场饱和度低、消费信贷在消费中的占比存在进一步渗透空间。

对比三地的人均消费金融在贷余额,大陆和台湾地区同样远低于香港的余额水平。由此表明,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消费力的增强,大陆和台湾地区的人均在贷余额存在较大提升空间。

大陆的市场参与者最为多元,且非银程度最高。相比于香港和台湾地区,大陆市场传统银行份额最低,为77%(图4)。大陆消费金融市场起步较晚、增长快,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产品供应不足、竞争优势尚未建立,加之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为大量的新进入者(互金、消金和小贷公司占据23%的市场份额)和新业务模式带来发展机遇。

互联网巨头BATJ[4]发展势头迅猛,并极大地促进了产品创新与融合发展。互联网巨头凭借场景、流量、技术和数据优势,快速成长为消费金融市场的中坚力量(BATJ占据了大陆现金贷市场20%,以及消费贷市场60%以上的份额),并为大陆消费金融市场带来了深刻的变化:

1,促进产品创新、捕捉市场空白。依托大数据、金融科技,BATJ的线上消费金融产品,不仅带动了大陆消费金融线上化的趋势,在灵活度、便捷性、服务广度等方面取得了颠覆性的提升,实现了以较低的成本和风险服务长尾客群,填补了市场空白。

蚂蚁借呗产品(现金贷)在线申请借款后,可以即时或两个小时以内到账,额度灵活,按日计息。在以服务次优、中低信用水平的长尾客群为主的情况下,不良率仅为0.8%[5]左右。

京东白条是京东推出的“先消费,后付款”的全新支付方式;如京东白条取现,可在30分钟内到账。作为大陆首款线上消费分期产品,立足于90后、00后等年轻群体,并保持较低的费率,其2018年应收账款不良率仅为0.48%[6],远低于大陆信用卡行业。

2,互联网巨头与传统银行优势互补,通过融合发展未来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实现共赢。场景、流量、风控能力和资金获取能力将成为大陆消费金融市场的三大核心竞争力。互联网巨头拥有场景/流量和风控优势,但资金来源限制较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具有低成本资金优势,但缺乏场景与数据资源。双方的开放合作将成为共同做大市场的双赢之策。例如联合贷款的业务模式连通了银行资金与互联网流量,奠定了大陆消费金融市场融合发展的基础。而监管政策也将促进更多银行参与融合发展。当前,与互金合作的银行主要是城商行、农商行等资金成本较高、服务优质客户能力较弱的中小银行。未来随着《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的落地,银行在合作中将获得更多的客户信息,这将提升联合贷款对传统银行的吸引力,预计未来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都将加入其中。

消费金融公司快速成长,成为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为丰富金融供给、推进普惠金融、促进社会消费,原银监会于2009年发布《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并于2010年启动第一批消费金融公司试点。截至目前,大陆共有27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消费金融公司凭借雄厚的股东资源(图5)、灵活的经营模式(自营+助贷业务)、以科技为支撑的创新产品,在大陆消费金融市场的激烈竞争中赢得了一席之地,贷款余额从2015年的573亿元快速提升到了2019年9月底的4604亿元,占据消费贷和现金贷市场共约12%的份额。但由于消费金融公司主要以次优及以下客群为主要服务对象,且多数消费金融公司面临优质获客渠道缺乏、数据不健全、风控技术能力不足的挑战,导致不良率较高,普遍在2%-5%之间,高于互联网巨头(1%以下)。以上挑战促使越来越多的消费金融公司通过引入金融科技战略合作方(如百度入股哈银消费、新浪入股包银消费)快速补充获客、数据和风控技术实力。未来,随着消金公司金融科技实力的提升、股东协同效应的深化以及社会征信体系的健全,将迎来更加健康地发展,在大陆消费金融市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哈银消费金融公司成立于2017年,依托哈尔滨银行的资金和风控支持,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贷款额度申请、现金提取、查账还款;哈银“U享贷”最高20万元循环额度,1分钟即可完成自助申请,秒批秒到账,日息低至0.03%微信申请

信用卡仍是大陆消费金融市场的主力军,但地位已受到挑战。在互金进入者的推动下,现金贷和消费贷产品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大幅提升到2019年35%,2015-2019年年均增速均在60%以上。而同期信用卡年均增速为25%,市场份额从85%下降至65%。这一升一降背后暴露出消费贷产品对信用卡已经产生的替代作用,尤其在互联网巨头主导的主流线上场景中——如京东商城与淘宝天猫商城中,京东白条和蚂蚁花呗产品分别被建议为优先支付工具,内嵌在产品页面中,并配合多重营销活动激励用户使用。随着主流电商平台的继续扩张,消费贷产品可能进一步侵蚀信用卡的市场份额。

(二) 香港市场:传统银行的市场主导地位受到挑战,虚拟银行的“鲶鱼效应”增强市场活力

市场参与者结构单一,以传统银行为主、放债机构[7]为辅。香港现金贷市场由传统银行主导,占市场份额的87%,包括信用卡产品和面向优质客群的现金贷产品。放债机构占市场份额的13%,主要为次优、低信用水平客群提供现金贷产品。

信用卡和现金贷平分天下,线上化是大势所趋。香港消费金融市场由信用卡和现金贷两分天下,过去五年中二者市场份额一直保持稳定,分别为52%和48%。。由于现有产品成熟、金融科技发展滞后、消费者隐私保护意识强等原因,香港消费金融市场线上业务发展缓慢。未来,随着虚拟银行的入场、移动支付普及度的提升以及金融科技的发展,线上现金贷、线上数据与线下场景相结合的O2O消费贷等创新产品发展将会加快,但增速将依赖于消费者消费理念和习惯的改变情况。

信用卡市场增速有限。香港信用卡渗透率[8]达到80%左右、人均持2.6张,市场已趋于饱和。预计未来信用卡市场仍将是主要的支付方式,但在未来五年内增长有限。现金贷市场由银行主导,但放债机构份额增长显著。香港现金贷市场以传统银行为主,占市场份额的73%,其余份额由放债机构占据,但近年来放债机构的份额显著提升(2018年23%,2019年27%[9])。主要原因有1)经济疲软推动放债机构的核心客群——次优及以下客群扩大、贷款规模增加;2)放债机构通过积极拓展便利性、灵活度与获客能力更高的线上产品成功渗透优质及以上信用水平客群,与银行开始正面竞争,并获得快速增长(根据TransUnion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放债机构优质及以上信用水平客群的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为12%,高于其他客群的7%)。虚拟银行带来“鲶鱼效应”,增强市场活力。2019年,香港金管局发放了8张虚拟银行牌照,在这8家虚拟银行的股东中,均有大陆金融科技公司或领先的传统银行的身影(图5),这将为虚拟银行提供强大的技术、经验和业务协同支撑,促进快速发展。香港虚拟银行立足于金融科技、定位于在线零售、服务于广大市民和中小企业,具有产品创新、效率和成本优势,将进一步促进传统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和业务创新。香港业内专家透露:“虚拟银行的主要发展方向包括为大湾区客户实现香港跨境开户的跨境业务,以及模仿大陆生态圈概念,通过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模式获取场景/流量。例如渣打和携程合资的SC Digital Solutions。”

香港虚拟银行定位案例——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强调与场景深度融合,计划聚合股东在电信生态和在线旅行场景的优势,将消费信贷产品等银行服务嵌入生活场景,以打通线上获客渠道、强化客户关系并吸纳年轻客户,或将推出与旅游场景相关的消费信贷产品。

(三) 台湾地区市场:传统银行是主要参与者,信用卡业务占比过小,虚拟银行有望成为推动市场创新的重要力量

传统银行是消费金融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在台湾地区严格的金融监管下,只有传统银行与少数高利息财务公司能够对外放贷,其他市场参与者(如金融科技公司)只能作为专业服务机构为银行提供助贷等服务。

信用卡借贷规模受到抑制,产品份额仅占11%(图3)。2005年“双卡危机”后,一朝被蛇咬的台湾地区监管机构收紧了对消费金融尤其是信用卡业务的监管,出台了一系列收紧政策,如限制贷款额度、提高信用卡最低还款额、限制营销推广等措施,导致信用卡审批额度较低、借贷规模小、申请人信用要求更高,抑制了台湾地区信用卡业务的发展。2019年末台湾地区人均信用卡未偿余额为人民币1122元,远低于大陆的5362元和香港的16887元[10]。无法被信用卡满足的需求大量涌入现金贷和消费贷,台湾地区的现金贷与消费贷合计人均在贷余额为人民币9328元,为大陆市场的3.3倍。

现金贷、消费贷成本高企,普惠与线上化需求显著。受信用卡市场整体供给不足的影响,台湾地区现金贷与消费贷市场发展更为活跃。从需求端看,30岁以下年轻人群体消费与信贷需求日益增长但无法完全被银行产品覆盖。据台湾地区金融联合征信中心统计,随着近年来台湾地区物价攀升,年轻人薪资涨幅停滞,30岁以下年轻人的消费信贷额在过去7年中从24万新台币增至35万新台币,年均增速为5.5%。然而,该人群的平均个人贷款利率为6.64%[11],高于7年前的5.46%。高利率下年轻人的承担能力受到挑战,急需更加灵活和便宜的信贷产品。同时,民众普遍对于走访实体网点、排队等候的传统服务模式失去耐心,倾向于更便捷的线上服务模式。业内专家表示:“由于现在的客户越来越讨厌去网点,等待时间过长,银行接触客户的渠道正在发生改变,开始用APP和网络银行接触客户,并通过Money101这类助贷机构获取新客。”

台湾地区消费贷市场以线下场景为主,由于风险高、获客成本高等因素长期以来未获得银行机构的青睐,仅有少数非银机构在此领域布局。近年来随着年轻人的信贷需求增强,以及电商和移动支付的积极发展,消费贷也开启了线上布局的试水,例如中租旗下“零卡分期”产品。但由于仍采用传统风控、价格高企、线上场景有限等因素,未能实现规模化。业内专家透露:“无卡分期产品价格非常高,年利率平均在9%~10%,而台湾一般银行现金贷年利率 2~3%,信用卡透支利率7~8%。”科尔尼认为,参考大陆线上消费贷的发展轨迹,需求端电商流量规模、用户对网络借贷的接受度以及技术端风控模型和数据分析能力的成熟度是关键。根据eMarketer预测,预计未来3年台湾地区电商年均增速将保持在7%左右,2022年开始趋缓,同时考虑到台湾地区年轻客群对于网络借贷的态度开放,但金融科技发展水平滞后,综合来看线上消费贷将缓慢增长,成为信用卡的有效补充。

中租控股旗下仲信融资深耕线下“无卡分期”市场20年。于2018年推出台湾地区首个线上无卡分期产品——“零卡分期”[12]。市场估算年交易额突破2亿台币。

目标客群:主要针对20岁以上、无信用卡的学生、职场新鲜人及家庭主妇消费场景:覆盖线下与线上场景,包括教育、绿行、结婚、健身、电商等。借款规模:3-30万新台币为主期限[13]:贷款期限1年以内为主支付方式:运用手机APP中QR code扫描在线上和线下场景消费。

相较于香港,借助股东优势和消费者对消费金融线上化较强烈的需求,台湾地区虚拟银行将更快地推进台湾市场的数字化转型。台湾2019年发放了三张虚拟银行牌照。与香港类似的是,三张牌照的股东都兼具金融、场景、数据与科技背景,可通过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推动台湾地区金融业数字化转型。但与香港不同的是,台湾地区的三家虚拟银行股东中均有已在台湾当地拥有核心流量与用户数据的场景方,包括Line(台湾地区民众最常用社交媒体之一)、乐天(台湾地区主流电商平台)、中华电信(台湾地区最大的固网电信、数据通信及行动电信公司)、全联(台湾地区量贩与超市龙头,拥有950个门店)等。这一核心资源将大大缩短虚拟银行推动台湾实现互联网金融普及的速度。

大陆:由于人口规模大、经济增速快、监管环境宽松、科技创新活力强、社会数字化程度高等原因,大陆消费金融市场呈现出规模大、增速快、线上业务发达、竞争多元化且呈融合发展趋势的特点。香港:由于经济发展成熟、传统消费金融发达、移动支付和电商相对落后、科技创新活力弱等原因,香港消费金融市场呈现出市场饱和度高、增速缓慢、线上化程度低、传统银行主导市场但受到挑战的特点。台湾地区:由于经济发展成熟、监管环境保守、移动支付和电商相对落后等原因,台湾地区消费金融市场呈现出市场饱和度低、增速缓慢、线上化程度低、传统银行一家独大、信用卡业务占比过小的特点。

虽然在消费金融整体渗透率上香港较大陆和台湾地区更为成熟(图7),但通过科技发展带来的颠覆性创新[14],大陆市场的发达程度远远领先于台湾和香港地区(图8)。科尔尼预计,随着台湾和香港地区的传统业务发展见顶,互联网金融龙头企业通过参股虚拟银行进入市场,同时借鉴大陆过去几年在技术、模式和监管角度上积累的成功经验和教训,港台将以更快的节奏开启各自的创新之路。相比之下,台湾地区因整体科技创新底蕴更深厚、科技人才储备更充足、消费者对数字化接受度更高、移动支付与电商发展更快等因素,其金融科技的创新速度预计将略快于香港。

在《三地消费金融市场比较研究》下篇报告中,我们将进一步解析大陆、香港与台湾地区消费金融市场发展异同背后核心驱动因素,分析其未来演变趋势,并据此展望三地市场未来变迁之路。

[1] 本报告定义的消费金融市场为狭义消费金融市场,特指无抵押个人信贷。包括传统银行提供的信用卡和无抵押个人贷款(不含房贷和车贷),也包括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的无抵押现金贷和消费贷(包括消费分期)产品。细分市场定义如下:

信用卡市场定义:特指个人信用卡业务,不含商务信用卡范畴。业务包括各种形式的信用卡使用——正常额度使用、透支、逾期、分期等所有信用卡业务形式。现金贷市场定义:指无需抵押品的个人小额信用贷款。指用户向贷款机构申请,再由贷款机构将贷款资金直接划入用户账户,用户可以直接提现的信用贷款。代表产品:招商银行闪电贷、京东金条、蚂蚁借呗、腾讯微粒贷。消费贷市场定义:指用户在具体消费场景中,实时使用消费贷款额度(已获得授信额度或根据实际消费事项新申请的额度)进行支付的一种信用贷款(贷款金额为实际消费额;贷款资金直接从贷款机构转入消费品卖方账户,不经过用户)。代表产品:京东白条、蚂蚁花呗[2] 本报告的所有市场规模均以应偿余额或在贷余额规模计算。

[3] 大陆消费金融市场分析详见科尔尼《从群雄逐鹿到融合共生,中国消费金融行业的未来变局》白皮书

[7] 放债机构一般指向他人提供贷款并且不同于银行或金融机构的主体。遵照香港《放债人条例》,放债机构(Money lender)受香港警务处管理,经营放债业务或登广告声明或宣称以任何方式表明从事该类业务的机构。放债机构必须持放债人牌照经营。

[10] 来源: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人民银行、Euromonitor、HKMA、TransUnion、台湾统计局等公开数据计算

[14] 颠覆性创新理论是由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商业管理教授,创新大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在哈佛所做的研究工作而总结提出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