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久睿包装有限公司 86-21-51085217

奋达科技的退市危机,股东们疯狂出逃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5-07 09:07

27岁下海创业,50岁之际公司上市,从5000元起家到2015年以110亿个人资产登上胡润财富榜,成为茂商中当之无愧的大腕。这里说的正是奋达科技董事长肖奋的个人写照,只是,恐怕他也没想到,奋达科技前几年的两次大笔收购,如今却成了如今的退市噩梦。

近日,奋达科技(002681.SZ)分别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2020年一季度报告以及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

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35亿元,同比增长5.4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53亿元,同比增加292.80%;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49亿元,较期初减少36.31%;

对于2019年的大幅亏损,奋达科表示2019年,因子公司富诚达原管理层经营不善,导致出现经营性亏损,公司合并富诚达所形成商誉出现明显减值迹象,根据第三方专业机构的评估报告对该项商誉进行减值计提,同时对存货和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受此影响,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5亿元。

据了解,奋达科技主营消费电子整机及其核心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是智能硬件领域垂直一体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产品包括电声产品、智能可穿戴设备、健康电器、精密金属结构件等四大系列,是上述细分市场的主流供应商。

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电声及无线产品去年实现销售收入113,828.84 万元,同比增长12.90%;

移动智能终端金属结构件因受行业下行拖累及富诚达管理层经营不善实现销售收入100,506.52 万元,同比下降29.86%。

从奋达科技2019年的主要产品营收上可以看出,除移动智能终端金属结构件外,其他产品都销售得不错,尤其是智能穿戴产品的销售表现更是出色。

回到前面奋达科技提到过的商誉减值问题上,奋达科技在报告中提到,富诚达承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000.00万元、26,000.00万元、35,000.00万元。

因富诚达和欧朋达本年度出现经营性亏损,结合对富诚达和欧朋达公司未来的业绩预估,公司并购富诚达和欧朋达所形成商誉出现明显减值迹象,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的规定以及第三方专业机构的评估报告,公司对该项商誉进行减值计提279,974.71 万元,计提后公司2019年末商誉为0元。

本次商誉减值完成后,将消除商誉减值对公司未来业绩的影响,有利于降低公司未来的财务风险,在公司现有电声产品、健康电器等业务稳定增长,以及智能穿戴产品快速增长的情况下,聚焦主营业务,进一步提升市场地位和业绩水平,为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

根据奋达科技发布的退市风险警示公告,公司股票自 2020 年 5 月 6 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奋达科技”变更为“*ST 奋达”,股票代码仍为 002681。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股票交易的日涨跌幅限制为 5%。

其实,惹人关注的,并未止步于业绩数据。还有奋达科技业绩巨亏之际,爆发几大股东大幅减持股份以及董事们之间的内斗。

连面子都不要了,这些上市公司的股东们拼了命的违规也要减持,也是啊,面子值几个钱呢!!

据深交所4月16日发布关于对深圳市奋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肖奋、刘方觉、肖勇、肖武、肖文英的监管函显示:

2020年3月17日和3月20日,奋达科技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及其补充说明公告,肖奋、刘方觉、肖勇、肖武、肖文英作为一致行动人,与其他一致行动人在2019年1月28日至2020年3月13日期间累计减持奋达科技股份比例达到6.67%。肖奋、刘方觉、肖勇、肖武、肖文英在累计减持奋达科技股份达到5%时,未停止买卖且未及时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并予以公告,直至2020年3月17日才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这些股东们第一次减持股份,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重要股东合计净减持1675亿元;和2018年同期840亿元相比,重要股东净减持增加了835亿元,增幅高达99%,可怜了众多接盘侠。

2020年2月11日晚间,奋达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提请罢免公司董事的议案》,议案最终获董事会高票通过,董事文忠泽、董小林遭董事会提请罢免。

公告指,董事文忠泽、董小林作为富诚达的主要负责管理人,经营不善,不适合继续担任董事职务;其次,文忠泽、董小林作为富诚达原股东,与奋达科技在业绩赔偿方面存在利益冲突,二人继续担任奋达科技董事职位,将不利于保护公司的合法权益,不利于维护中小股东的利益。

今年1月16日,奋达科技突然公告,向深圳国际仲裁院递交了申请,要求文忠泽与董小林等人赔偿奋达至少11.22亿元,另外支付违约金2.895亿元,由此文董二人名下持有的11.46%的奋达股份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

到了1月23日,奋达科技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正式揭开矛盾:2019年奋达科技亏损15亿至21亿左右。比去年的亏损7.5亿比起来,亏了一倍不止。原因就是文董二人经营管理的奋达全资子公司富诚达未达到业绩承诺并计划商誉减值。

2月12日奋达科技罢免林、董二人董事席位的理由,也直指他们经营富诚达不善,营收逐年下降。

然而,文董二人并未坐以待毙而是选择绝地反击, 2月16日,公司董事会收到合并持有公司 3%以上股份的股东文忠泽、 董小林、张敬明、深圳市富众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提交的《关于提请公 司 2020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通知》。提请人文忠泽、董小林等提出罢免肖奋、肖勇、肖韵董事职务的 提案,此议案涉及5名董事的罢免,而且还有互斥议案。

如此大的动静也引来了监管层的注意,深交所曾发布中小板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罢免文忠泽和董小林的原因是否充分、合理、真实,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原因,文忠泽和董小林后续的任职安排,以及公司对富诚达后续的经营管理计划。

随后,2月17日晚,奋达科技披露了关注函的回复公告,除了业绩不达标、在业绩赔偿方面与公司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等原因之外,还增加了一些新内容。

据了解,成ST不一定会退市,成ST后,最新一年的业绩扭亏或预告扭亏,且每股净资产高于1元,可能会被摘帽(去ST);如果最近年报业绩盈利,但最新一期亏损,或其他情况,会维持ST原状。

不过,今年受新冠病毒疫情、宏观经济以及企业经营管理等影响,今年的形势对奋达科技来说,不容易乐观。

好在,今年一季度奋达科技表现得还不错,奋达科技近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5.96亿元,同比下滑12.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74.95万,同比增长31.87%。